柒七

俗名智障(●--●)

[喻橙]暂时没有标题不知何时就会更不下去系列

•对死掉的我回来了
•之前死掉的原因是有点自暴自弃了啥都写不出来啥都不想写然后学习好难很多事情一起来所以放弃了很久对不起
•现在是突然有了想法就更了
•点文我真的一直一直记得给点文的小天使说抱歉你们点了一个这么有情绪的主……
•然后这是蛮冷的cp吧我以后吃all橙了我橙配谁都配得上
•不过其实没有那个名字的话大概可以当喻你来看
•伪古代向片段型没脑洞就随时断掉了……
•对因为我最近在看双世宠妃




1.

大概缘分是这样的吧。

苏家小姐。

喻七王爷。

明明也还是一场指腹为婚,却出乎意料的,两个一直抵死不从的人都从了。

据说……

喻七王爷是在日常请安太后的时候知晓的。

太后坐在高处,望着底下坐着的这个自己最喜欢的孙儿,想着刚才才告诉他皇上指婚的打算,他也没明确表态说答应不答应,怕是心里还倔着,还得开口劝劝……

“文州啊,这个苏家小姐我也有耳闻,性子温和,多才多艺,样貌也是一等一的好,和你挺配的,你看这……”

喻文州闻言,放下茶杯,一向温润如玉的人却慢慢开口打断了太后的话:“皇祖母,孙儿应下了。”

“嗯,对,这样就好啊。”太后顺着他的话接下去,方才反应过来,“文州你同意了?”

喻文州垂了目光,“嗯”了一声。

“哎呀,那就要开始准备成亲的东西了呢……”


至于苏家小姐沐橙……

大概是把自家哥哥苏沐秋丢出去了五六七八次就应了吧。

嗯,五六七八次。

最后不就是,一袭红盖头。

应是赌气应了,可现实确实是要和那个仅见过几面的王爷成亲洞房(啪啪啪)啊……

苏沐橙坐得端庄,盖着大红盖头,黑溜溜的眼珠子却在到处乱转。

七王爷……是叫喻文州来着?

苏沐橙摸摸自己的脸,回想这个人的面容,但还是想不起来,只记得他生得温和的眉眼,和周身自然而然的温润气质。

呼!

苏沐橙泄气地倒在喜床上,引得一片大红色波浪翻滚,盖头也被这个动作掀起一半,露出嘟起来的红唇。

“王爷,您来了。”

苏沐橙一个骨碌爬起来,整理衣衫,盖好盖头,双手交叠在身前放好,继续做一个啥事儿都没有的美少女。

“嗯。”

声音落下,房门也正好打开。苏沐橙的呼吸还是顿了一下,手指略略曲起。

喻文州倒也没有立刻进来,而是在门口停了停,才走进来。侍女则在后面立刻关上了门。

苏沐橙感觉得到有道目光一直在她身上。那目光太专注,以至于隔着盖头她都微微红了脸。

盖头被秤杆挑下,苏沐橙恰好与喻文州对视,那双眼睛平静无波,令她心中起了一丝疑惑。

“王爷。”

礼节还是要有的,不然真要盯着人家的脸犯花痴么。不过这脸也确实是挺好看的……

“嗯。”喻文州表情不变,“私下里你可不必如此拘谨,唤我‘文州’即可。”

诶?

苏沐橙想说些什么,却被他伸出的一只手打断了:“我们去喝合欢酒吧。”

“好。”苏沐橙把手交给他,脑子却混混沌沌的不知道该想什么。

果然啊有气质就是不一样啊。

苏沐橙多跳脱的一个人啊,结果喻文州从进来到现在她却啥都没干完全按照喻文州的节奏在走……



然后是更衣洗漱。苏沐橙用指尖捏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那叫一个松松垮垮,不用一扯就开她自己都担心会不会自然解体……

不就是圆房嘛怕什么而且这还是一个贼好看的王爷不吃亏不吃亏不吃亏……

尽管这样,苏沐橙还是紧张地闭了闭眼,身边就有一个人躺了下来。

然后苏沐橙就不敢睁眼了……

“睡着了?”

过了很久,喻文州都没有动作,而只听见他这一句话。

苏沐橙骤然睁大眼睛,又撞进他一双眼里:“……还没。”

怕是早知道她在紧张什么。喻文州笑笑:“好了,我不会的。”

“可是,那样的话,传出去会不会……你别多想我不是在……”

“我只在乎你的感受。”

啊?

苏沐橙看他。喻文州咳了一下,若无其事地说:“我是觉得,你我不必这么着急,我可以等。至于外面的说法,我会解决。”

“那王爷……”

“?”

“……咳,文州。”苏沐橙呛了一下。

“睡吧。”喻文州翻身正对她,伸手点点她的额头,“我会照顾好你的。”

视线被他的手挡住。苏沐橙莫名地舒了心:“好。”




……
我感觉蛮ooc的
勉……勉强看???
感谢小天使
午安

你好喻文州

•初中接触的全职,第一个粉的就是叶橙叶橙叶橙

•那个时候对喻文州其实印象不深,可能最大的印象,还是,手残吧

•然后后来看同文,看到最多的就是喻文苏了,之后才重温全职,着重关注了喻队

•他是手残啊

•也是蓝雨的心脏(第四声谢谢)

•冷静

•睿智

•温柔

•像是温柔生成的茧

•软软地扎根在我心中

•你好喻文州

一个恐怖故事

•在这个十二点半的时间我们来讲一个恐怖故事

•我跟你说

•在我还不知情的情况下

•应该那时候我在二刷微微

•月黑风高寂寥无声的夜晚

•在我的被窝里

•我惊奇地发现

•我

•超过七十粉了

•这个点文扼杀了

•大概统计了一下应该会搞出四五篇来

•点了梗的小天使有什么额外要加的东西私戳我或者评论这条吧

•一时没赶上的小天使的话

•这条下面让你们再加三个?带人带梗噢∠( ᐛ 」∠)_

•点了文的小天使千万不要着急

•因为

•我要开学了呀

•笔芯💗晚安🌙

ps.待我更完点文那日,我再,删了这篇∠( ᐛ 」∠)_

关于什么事之后的你和他(喻文州&你)

•ooc强势预警
•这篇是大半夜的脑洞来的
•写的我也倒地不起了╮( ̄▽ ̄"")╭
•当然我是不会补前面发生了什么事的
•看我纯洁的小脸




……
夜已经很深了。

毕竟是初经人事,你一个弱女子(??!!)哪抵得住喻文州这个心脏,而且他还全程用你最受不住的挑眉表情还放软压低了声音在你耳边哄你,不但哄得你晕头转向不知所措任人宰割的,还莫名其妙地主动迎合了他一点……

所以如今你也就只能筋疲力尽地睡过去了……

喻文州却还醒着,修长好看的手指沿着你的眉眼轮廓一点一点描摹过去。

“文州……”你咕哝了一声,像小猫似的往他怀里蹭了蹭。

喻文州愣了一下,眼角眉梢间柔意更甚。他将你搂的紧了些,轻轻在你额头上亲了一下:“我在。”

何其有幸,能拥有你。

……
尽管昨天让喻文州翻来覆去吃干抹净了好几回,生物钟还是促使你早早睁开了眼睛,正好看见喻文州支着头在你身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你。

“文州啊……”你揉揉还迷茫着的眼睛,想撑起身子。但可想而知,直接软得你又躺了回去。

“好了。”喻文州抚过你的鬓发,“再睡一会,天色还早。”

“嗯。”你很乖很乖地闭了眼,“文州。”

“嗯。”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会。”

……
你再醒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在镜子前穿衣服了。而自己也被清洗得干干净净穿好了睡衣。

只是……

你默默低头,领口处只露出一小片的雪白肌肤上布满了令人遐想的暗红色痕迹,顺便还可以想象一下自己身上其他地方该是怎么样子……

喻文州转了身,一脸的神清气爽:“还好吗?”

你脸一红,目光移开了去:“还……还好啦……”

“诶等等!”

你下了床走到他面前:“呐,衬衫扣子扣错了好吧。”

喻文州也不看:“那你帮我扣好了。”

你顿了一下,又心下一横,反正这男的我也睡过了有什么好怕的。伸手就重新解了他的扣子。

一颗一颗……那副昨晚压在你身上的白皙胸膛又逐渐暴露在你面前,莫名地你还有点惊讶喻文州外表柔柔弱弱(划掉)温柔斯文的,居然还有这么一副好身材……哎呀我在想什么……

“……呃今天怎么还要去战队那边?”为了掩饰自己大开大合的思想,你开始没话找话说。

“嗯,还有一点收尾工作。”喻文州忽然低笑道,“本来可以昨天做完的。”

几个意思?

你涨红了脸瞪他。

“不过我们俩的事放在今天早上做不太合适。”喻文州接着说。

无耻不过人家啊啊啊啊啊!

你气鼓鼓地拿了领带要递给他,但喻文州率先低下了头。

……好吧。

一点一点把领结收紧,你的脸上忽然就扬起了笑容来。

“好啦。”

你收了手,笑眯眯的。

喻文州心中一暖,伸手揽了眼前的人过来,在额上落下一吻。

“等我回来。”

也许这就是细水长流。



……
真是写的我都捂了脸。
没什么想说的就和喻文州一起祝你们鸡年大吉吧
笔芯💗

关于小段子2

关于结婚了就不能收红包这种习俗

“文州啊我突然就收不到红包了……(委屈脸)”

“你都收了我了还要什么红包?”



……
不要小看这个短小精悍
那是因为待会我就会放我码完的另一个小短了
混合了许多温馨情节的小短啊
看来喻同学在开学前是走不了了╮( ̄▽ ̄"")╭
笔芯💗

莫名(喻文州&你)

结局了
其实这篇没有很长……
本来我以为它很长
都是假的
(内牛满面.jpg)



……
那次所谓的“约会”之后又给你留下一个难题。

而喻文州正好要闭关训练,再过几天蓝雨就要飞去B市进行总决赛了。

你也定了心,专心备战自己的辩论赛。

“明天加油!”

“加油!”

最后一次备战会议,所有的队员凑在一起,士气高涨。

之后人都三三两两走光了,你留下来收拾资料,顺便好好回忆一下有没有什么漏了叮嘱的。

明天。

加油。

你的手顿了顿,拿出手机,日程上写的是“辩论赛”,而你却好像看到了“蓝雨的总决赛”。

点开通讯录,手指在“喻文州”那一栏停住。

你喜欢他吗?

看着窗外日薄西山。

洒下一室漫红。

……
夺冠。

夺冠!

几乎是同一时间。

你和队员们抱在一起。

蓝雨举起了自己的冠军奖杯。

热闹的庆功宴,你作为队长,说了句话,饮尽了一杯酒。

手机跳出了一条最新的新闻。

“蓝雨夺冠!”

图片上的他笑得那么灿烂,和黄少天一起,举起冠军奖杯。

你也不自觉地笑了笑,滑开短信页面,发给他:

“恭喜冠军!”

一直没收到回复,你也了然。毕竟夺冠嘛,肯定得各种庆祝闹腾的呀。

最后离开的时候,你婉拒了所有送你的请求,想自己走走,好好想点事。

“同喜。”

快到校门口的时候,你收到了喻文州的回信。

“那么,我等到你心中的,那个冠军了吗?”

嗯?

你握着手机慢慢笑起来,再慢慢打字回去。

“叮咚。”

短信发送成功的那一下,你听到提示音在你身后响起来。

那个人的脸被屏幕的光照亮,依然温润如玉。

他摇了摇手机,走出来。

“我不看了,等你亲口告诉我。”

心底的喜悦涌上来。

你捂着嘴,带着笑带着惊讶的眼睛看着他。

喻文州啊……

终是忍不住的,你跑过去,踮脚绕住他的脖颈。

感受他怀抱的温暖,感受他的手搂紧你的腰,感受他的呼吸喷吐在自己耳边,感受他低了声音,对自己说:

“我喜欢你。”

嗯,我喜欢你。

欢迎回来。

我的喻文州。



……
完结!
以后开个整合把那些散散乱乱的莫名都整理一下好了。
嗯喻同学还没那么快离开的啦见父母篇已经动笔啦。
之后可能主要更点短篇
再开这种长的我HP不足……
下一个长篇应该是肖戴吧校园向
等我好好构思了再出吧长篇还是得进步
谢谢追莫名的你
比心么么哒🎀

莫名(喻文州&你)

霍霍霍喻同学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先把那个后续反应更掉然后下午或者晚上放结局^_^



……
目光呆呆的,你却看着喻文州的唇角一点一点勾起来,笑的温柔,动人心魄。

然后你的魂儿立刻就回来了,一脸迷茫地看了一眼现在的情状……

然后猛的站起来!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你低头死盯着自己的脚尖,一张脸红得滴血,脑子里闪过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

你还是……

非常怂地……

跑了。

嗯,跑了。

喻文州没动,看着你落荒而逃的样子,眼睛转了转,修长手指抚上嘴唇。

嗯……好像计划可以提前了。

顺便暗自夸了自己一句干的漂亮v

关于小段子

“文州文州我们去放炮吧!”

“……”

“(黑人问号脸)?”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嗯……约炮?”

“……”

然后拉灯。


……
万分抱歉最近没怎么更文
不过有思路了我就会大开杀戒的!
最近我只是
懒……
大年初二的新年快乐噢么么哒🎀
谢谢你们陪我走过2016
笔芯💗

莫名(喻文州&你)

诶呀再来个一两次应该莫名就完啦
嗯之后应该会有莫名的番外∠( ᐛ 」∠)_
比如说见公婆什么的∠( ᐛ 」∠)_
本来我以为我会写到见公婆
然而我已经编不下去了



……
喻文州看一眼你,笑了,问:“我们和微草的总决赛,去不去?”

“啊?”你回了神,“什么时候啊?”

他报了个时间,这就在不久后。你听这时间有些熟悉,翻了手机备忘录来看……

“呃呃呃辩论赛??!?”

难怪这么熟悉了……

你摇头,有点抱歉地说:“去不了啦,那天我也有一场总决赛要打呢。”

似是想起了什么,喻文州的眼神更加温柔了几分:“嗯,要努力啊。”

“嗯那是!”你一脸自信。之后表情又迟疑开来:“文州啊……为什么,他们,说你是手残啊?……我就是问问你不想说没关系的我不介意其实这个事儿吧……”

喻文州抓住你拼命摇晃着的手,“好了,我不介意的。”

手被他握着,你听着他讲起了自己的故事。训练营的吊车尾,被嘲笑,数次累到快要手断掉的训练,最终战胜蓝雨原队长魏琛,再成为队长再被质疑,再到现在打进总决赛……

也好像,在听自己的成长。

你看着他的脸,虽然他已经表现得那么那么不在意无所谓,但当他在讲某些片段的时候,你可以感觉到,他略略用力的手。

肯定会难过的啊。

你有点心疼,想伸手去摸摸他的脸,不要让他的笑容看起来那么难过。

努力深呼吸几下,你转了头看天,微笑着开口:

“文州我跟你讲哦,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是,口才一点都不行,上场什么都怕,抖得跟个什么似的。

“所以那些前辈都很嫌弃我的,都不要跟我分到一起的。

“我很难过的啊……就算在别人面前,我挺好的挺无所谓的,但我,很难过的。”

你用力抹了一下眼睛,依旧笑:

“你有黄少天话痨小伙伴对吧,真好呢,

“其实我那个时候什么也没有,只能我拼了命地去学去试,被骂被讨厌没关系,

“自己喜欢自己就好。

你又看回他,带泪的眼睛亮亮的:

“最后,我也是队长了。

“所以文州啊,

一定,

一定,

要加油啊。”

喻文州沉默着,看着努力微笑的你。

像是揉碎了,再拼起来一样。

忽然什么都不想去管了。喻文州伸手扣了你的后脑勺,唇与唇强势地撞在一起。

“我喜欢你就好了。”

你听见他这么说。

其实喻文州自己也是懵的。这一下亲的算是脱离了他的计划了。本来他是挺冷静的一个人,但是他冷静不了了。

他想这么做。

他想说你受伤之后可以不用自己咬牙爬起来了可以到我怀里哭告诉我好疼。

他想说你可以不用逞强了大风大雨别怕我去挡就好。

他想说。

我等不及了。

我喜欢你。

唇分。

喻文州扶着你的后脑勺,轻轻地呼吸着。

而你还有些神游物外,低垂着眉眼,一双手不知什么时候搭在了喻文州腰上。

“我……”

同时开了口,两人眼神对上,又同时没了下文。



……
好的👌
那么接下来我们的女主会干什么呢
A.诶呀我去果断害羞跑啊⁄(⁄ ⁄ ⁄ω⁄ ⁄ ⁄)⁄
B.留下来文州再来一次吧!
C.自行想象我不说话只看看。

这么一讲我好想开车(不是!)
算了算了我已经是个智障了
嗯更完莫名可能来一两发甜番外我们就跟喻宝宝说再见然后扑向肖戴叶橙王杰希(都是也许)的怀抱吧!
晚安(最近晚安说的很早啊)么么哒🎀

莫名(喻文州&你)

本来我想半夜更的
但我又想了想这样的话要是劳资十二点的时候发的话
那又算哪天更的新!!!!!
所以
我果断放下了作业
更新么么扎




…………………………………………
“找我出来有事?”

你走到他面前,笑眯眯地问。

“心情好?”喻文州说。

“呐,想通了一些事情。”你说。

“嗯。”喻文州点点头,手伸出来扣住你的,“那就带着这份好心情跟我约会吧,女朋友?”

第三次被他拉了手,莫名的你的脸却有一点点要烧起来的节奏。你尽量平缓地说:“你这样出来不怕被围攻噢?”

“嗯……”喻文州抚了抚下巴,“那到那个时候就要靠你来救我了啊。”

还挺一本正经的样子。

你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谁要救你啊而且谁救得下你啊……”

这就这么一路说说笑笑的,倒也挺像一对甜甜蜜蜜的小情侣。

你一贯是能讲话的,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你在说,而喻文州一直在微笑着听,偶尔也插几句,气氛倒是挺愉快的。

如果能跟这个人一直走下去,貌似……也不错?

脑海里突然间冒出这个想法,你甩甩脑袋,赶紧把这个奇怪的想法“pia”回大脑深处。

见你突然停了话,喻文州偏头看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摆摆手,假装刚才什么也没有。想再起话题,第一个涌进脑中的却是……

“你……”你迟疑了一下,“是个,手残?”

喻文州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手递了个粉红色的大大的棉花糖给你。

“当我小孩子啊……”棉花糖大的遮了你脸,你咕哝一声,但其实一脸欢欣地接了。

仿佛想到什么,喻文州笑:“像个小孩子一样也挺好。”

你撇撇嘴,刚想反驳,视线被另一个东西吸引,“诶?我想荡秋千!”

看你欢呼着蹦跳过去,喻文州有些失笑。

还说不是小孩子。

不过……

喻文州想着。

这样的她,不似初见到时那样雷厉风行,而是好玩好动的活泼女孩子。

比起初见时的惊艳,现在,好像更加喜欢她了一点。

喻文州抬腿走过去,却不是你坐在秋千上,而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而你蹲在那孩子身前,笑的灿烂。

“在做什么?”

听见喻文州的声音,你赶紧跟小女孩告别,然后站起来:“啊你过来啦。”

“嗯。”喻文州点头,“不荡秋千?”

“小孩子想荡嘛……人家多可爱呀我哪忍心拒绝。”你吐吐舌头,推着喻文州离开,“走吧走吧。”

之后也没想到处走了,就很随意地找了个长椅坐下聊天。

那棉花糖还在你手里,你有点纠结,要是吃了肥了怎么穿得下那身职业装去比赛……

看了一眼旁边的罪魁,你伸手过去,“棉花糖啊吃不吃?”

喻文州斜眼看你,然后。

直接一口咬下去。

??!?

待会自己怎么吃?

你有点蒙圈,一脸呆逼地收回手,又一脸呆逼地自己吃起来。

不巧还是他咬过的地方。

(棉花糖:o(*////▽////*)q)



………………………………
其实莫名也莫名其妙地更了好久了。
写的越来越莫名了呃
应该还有人看吧我不知道╮( ̄▽ ̄"")╭
果然是莫名
写的我也是一脸莫名
确实得找个时间练个文笔吧
嗯好想来一篇当考场作文遇上全职高手
私下问一句真的有在考场上写全职的小天使吗?
反正
我是不敢的∠( ᐛ 」∠)_
晚安么么哒🎀